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“四宝”之家

猫言猫语猫故事 童稚童真童趣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天堂里的招财 你好吗?   

2016-11-28 18:15:23|  分类: 【图文故事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天堂里的招财 你好吗? - “四宝”之家 - “四宝”之家

招财走了,她就像是一个快乐的“小天使”,把快乐带给我们,把欢笑带给我们,然后,她静静地离开……

今天是11月28日,招财离开这个世界的第24天。我终于勉强可以面对这件事,终于可以直面招财离开的事实。在这20多天里,没有人在我面前提招财二字,因为,这是我的禁忌;提起招财我就难过、烦躁、没有办法平静下来。而且,这期间外孙病了半个多月,这些事情加在一起,我总觉得我随时都处在崩溃的边缘。我觉得,我应该大哭一场,是那种嚎啕大哭,只有这样才能发泄胸中的闷气。可我活了大半辈子,还没有这样哭过,即便是在最艰难的时候,也没有过。所以,我只能憋着,慢慢地把这种情绪消化在自己的体内。

我知道朋友们会问,可我实在是不敢回答那个字,我只能逃避。直到今天,直到现在,我想把这一消息告诉大家的时候,我敲字的手还是在不停地颤抖,总是敲错字。但是,这一天总是要来的。曾经有那么多的朋友喜欢她,常常来看望可爱的她,作为主人的我,必须负责任地把这一消息报告给大家,这件事才算有个结局。所以,虽然提起来我还是很难过,但还是要把招财弥留这个世界的最后状况告诉大家。

招财是11月5日、那个周六的早晨离开的。在这之前的几天里,招财一直就在卧室内,我守着她,照看着她。那时候,原本胖得圆滚滚的招财,脊骨都露出来了,抱在怀里,轻得不能再轻了。她总是无力地把头靠在我的手臂上,或者把下巴搭在我的腿上。周五的晚上,我发现招财不住地淌口水,嘴边的毛毛和胡子,都被口水弄得湿漉漉的。我突然觉得特别不好,有一种悲从中来的冲动,心里特别堵得慌,想大喊几声让自己轻松些。夜里,我几次起来看招财,却没想到,她在我坚持不住睡过去的时候,悄悄地走了。早晨六点左右我醒来的时候,看到招财的身体不似之前蜷缩着,完全舒展开来。虽然她以前也会这样睡,可是,只凭目光也知道,她了身体已经僵硬。再也忍不住眼泪,我让它尽情地流淌,却不敢出声,怕惊醒还睡着的外孙。我把招财的毛毛理顺,找出一个旧床单,轻轻地把招财包起来。

我依然是同样的想法,我想用带着主人体温与气味的床单来包裹招财,希望这种气味陪伴在她身边。虽然,她不似咕噜那般胆小,但她会寂寞。我想,如果不是搬家,找不到咕噜用剩的那半条床单,我一定会用那半条床单来包裹招财。这样,会不会把咕噜和招财,通过一条床单联系在一起呢?

早饭后,我把招财离开的消息告诉了达达姥爷。达达姥爷说,我去找块好地方,葬了她吧。我没有答应,因为,周六达达不去幼儿园,我不想让他看见。咕噜走的时候,达达还小,我们告诉他咕噜睡了,你不要动他,让他安静地睡;那时他还能听。现在,他大了,我不知道达达会不会去摸呀抱呀,让招财不得安生。所以,招财在家里过了周六、周日,直到下个周一把达达送去幼儿园。周一送走外孙回来,我让达达姥爷去挖墓穴。我告诉达达姥爷:把墓穴挖宽敞一些,深一些,让招财能躺得舒展一些,睡得安静一点。

我转身上楼去抱招财。那个僵硬的、没有任何重量的小招财,被我轻轻地托在双手中,却重得让我抬不起腿。抱着招财走出家门,从五楼开始,我就轻轻地唤着咕噜:咕噜,你能听得见吗?我把招财给你送来了。本来,你们就是感情特别好的一对,我却把你扔在了北京,让你们分隔两地;想来,你也会时时惦记着她吧?你自己一定也很孤单吧?现在,我把招财给你送来了,让你们俩继续快乐地生活在一起,相依相伴;如果你听到了,就来接她吧。我的眼泪悄无声息地流淌着,湿透了口罩,从下巴流下来,一串串地滴落在包裹着招财的床单上。我想,我们的朋友小坏,生前可是最爱小招财了,也许,他也会来接招财吧?如果咕噜和招财能跟小坏生活在一起,那他们一定会很快乐,很幸福。

来到楼下,达达姥爷已经挖好了墓穴,很大、很宽敞。我把招财平稳地放进墓穴里,达达姥爷开始往里填土,一边跟我说:咱们给咕噜找的那块墓穴就不错,四周都是树,很安静却不冷清,因为那里不时会有去锻炼的人。周边小桥流水,环境很美。我不敢答话,因为,我虽然戴着帽子和口罩,达达姥爷看不到我满脸泪痕,但说话的声音却是藏不住的。所以,我紧闭着嘴,一声不吭。达达姥爷继续自说自话:招财这块墓穴也很好,就在咱家门口,离家很近,就在这棵树下,她就可以经看到我们。我再也忍不住了心里的痛,看着达达姥爷填好最后一锹土,说:你回家去吧,我要出去走走。

我就这样,把招财送去了那个世界,不知道咕噜有没有接到她,不知道小坏有没有来。上面那张图片,正对着我家单元门口,就在路灯旁边的那棵树下,睡着我们的小招财。就在昨天,我带着外孙在门口玩,我说:达达!你叫一声招财。达达说:招财在哪里呀?我告诉他:就在这里,就在我们身边。达达转了转身,看了一圈说:我没找到,招财干吗去了?我告诉他:招财找咕噜去了,他们一起去旅游。达达“哦”了一声,有点不明所以。

招财是个特别惹人爱的小东西,她机灵、狡黠而且特别善良,虽然她只是一只猫,但她特别富有同情心。她曾经在丁丁妈妈离开的时候,特别细心地教养着丁丁;她曾经在咕噜被丁丁妈妈打伤的时候,静静地趴在咕噜身边陪着他;她曾经在北京暴雨的夜晚,一动不动地卧在窗台上,静候着我的女儿。这样的时候,特别爱“唠叨”的招财,总是静静的。还有一次,忘记了什么原因,我难过得站在双层铺的梯子旁,默默地落泪。招财跳到上铺,慢慢趴在那里,晶亮的眼睛望着我。我伸出手去摸摸她,她居然靠近我,伸出舌头舔拭我脸上的泪。想起招财的种种过往,我不禁问:她只是猫吗?不!她是家人,她是一个特别暖心的孩子,她什么都懂,只是不会说话而已,

招财走了,抛下了丁丁,很少叫的丁丁开始不停地叫唤。她应该也知道招财不在了,她没有伴儿了,很孤单吧?从招财走了那天开始,我就有一种感觉,我养猫的日子走到了尽头,我再也没有心情养猫了。但是,我还得悉心地照料丁丁。我每天去陪伴丁丁,跟她说话,我常常定定地看着她,似乎从她的身上能看到招财的一颦一笑。丁丁比以往更亲人,而且更能吃;看着丁丁,我有一种疑惑:丁丁是不是把所有的悲伤都化做“吃”的动力了?她不停地吃,吃酸奶、吃香肠、吃猫罐头,每次都把碗碟舔得跟刚刚洗过一样。眼看着丁丁长肉;抱在怀里掂一掂,怎么也有13、4斤了吧?

还有一点让我疑惑,大家一定听我说过,丁丁从小就遗尿。她不是不会上厕所,她只是控制不住随意地尿。搬进新房里,光洁的地板砖,常常有一滩一滩黄色的尿渍。入冬天气凉了,我给猫屋里放了一张桌案,铺上厚厚的棉垫,上面还要铺上隔尿垫。那隔尿垫上总是大片大片的湿,因为丁丁大了,尿得也多了,味道也大了,我就要不停地给她换洗。可是,招财走后的这20多天里,丁丁一次遗尿的情况都没有,“床”上干干净净,地上也干干净净。我想啊想,突然一阵难过袭上心头:

招财呀!不会是你把丁丁的毛病带走了吧?难道,你即便是要走,也要把爱心与温暖留给家人,留给你最关爱的丁丁?否则的话,我该如何解释这一切……

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7)| 评论(2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